好书荐读|张怡微《新腔》带你重拾文学经典

发布时间: 2019-03-20


上海青年作家、复旦大学中文系讲师张怡微最新的抒情文艺论集《新腔》由山东画报出版社于2018年8月出版,书名“新腔”取自于黄庭坚的诗句“不时能度曲,秀句入新腔”。
 
在《新腔》中,从琼瑶、张爱玲、村庄上春树到苏童、严歌苓,从话本小说到文艺电影、热门连续剧,张怡微以女性独有的细腻视角对经典文学、旧文旧事加以从新诠释。书里的恋爱为什么酿成了汗青?戏台上的故事为什么可以成为缭绕我们心头的深情旧事?
 
第一辑“恋爱为什么酿成了汗青”,重读王安忆、张爱玲、白先勇、苏童、毕飞宇、严歌苓、金宇澄、蒋晓云、琼瑶、威廉·特雷弗、村上春树等经典作家的经典著作,爬梳情与史的辉映。第二辑“往日闲愁今日止”,从话本小说与古代戏曲中重探中国文学的情理分缘。第三辑“戏台与枷锁”,细读经典影剧,打捞通俗剧中世情练达背后的纹理。
 
与文艺评论有所分歧,这些散落在文集里的作品,成为心绪的一种,是某种情状下的抒情容器。文本中若隐若现的人情圆滑全由一个“情”字串联始终。
 
跟随张怡微对经典的解读,慢慢去窥测人生百态、五味杂陈。张爱玲《半生缘》曼桢和世钧“再也回不去”的悲伤,不是命运的捉弄,而是曾经爱过的人“实在叫你泄气”;毕飞宇《青衣》告知我们“命运才是性情”;斯蒂芬·金《尸首》漫溢着“世事就是这样,有的人会沉沦下去”的繁重;乡村上春树《没有女人的汉子们》的男主角“一边检测轮胎里的气压,一边泪洒干燥的路面”,在看似水静无波的余生中保持掉意。
 
张怡微将许鞍华导演的两部片子《女人,四十》和《汉子四十》放在第三辑“戏台与枷锁”的前后两篇文章,用一种互相观看标视角,评论辩论女性与男性的差异和沟通。
 
“谁若年轻一岁,那他就不会明确。”在生活重压的眼前,四十岁的女人“如何优雅地双手提菜?若何优雅地背米?若何优雅地扇鱼耳光?若何优雅地剪牛蛙头?”当读到张怡微写的这段话,让人只想优雅地痛哭一场。“假如我是师长教师的话,我就可以天天看到她正面”,当男性步入四十,那些美好像似乎乎都已经被中年带来的危机吞噬,溘然发明“做人本来就是一场考不完的会考”。
 
新腔一曲,低唱闲愁。正如张怡微在这本书的“后记”中所言,“也许是旧文新读,也许是故事新解;是时光的游戏,也是苦处的重省”。
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Copyright © 2019 浩博官网 www.ananapaul.com 版权所有